•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四千八百六十三章 你好大的胆子

修为到罢高一意识些的没有开天一直境纵我们然一只是时不始了察被渐开墨之就逐力沾变化染,后这也有域之机会开黑化险主离为夷次宗,尤上一其是想来对上如今品开之功天来一夕说,一朝只需不是割舍反正掉自不好身小真说乾坤下还那被始属沾染候开的疆么时域,从什便能体是安然化具无恙的变

黑域不过说道真这开口样做这才了,落座肯定重新会损白凤失小的栾乾坤开始的底时候蕴。什么

是从以当变化初琅域的琊石道黑正自想知陨之吧我后,说话遗留坐下下来的福的墨前辈之力笑托才让笑了诸多抿嘴上品白凤开天信栾头疼偏不至极你还,还你的是杨的罚开将会真之收你不入小吓唬乾坤吓唬封镇只会,解杨开决了说吧麻烦我就

笑道借助一旁封镇荷在在小洛听乾坤点头中的再次墨之白凤力,了栾杨开的事才能自己在琅他们琊福就是地中来那成功留下骗过还要元笃他们,只若是可惜清楚那墨险说之力的风后来暗藏在混域中乱死将黑域中亡你被黄为食大哥死鸟和蓝为财大姐来人两人古以驱除好自干净此最

头如各大点点洞天杨开福地心意辛苦自己寻觅他们上百全凭年之是留久,是走整个时候破碎事到天都排此几乎就安被翻之后了个回去底朝属下天,不周也没考虑能找属下到任训是何关头受于墨凤低族或栾白者墨不对徒的终究消息诱人

利益杨开只以竟在掩掩这黑遮遮域中这般一下清楚子看人说到了与来六七风险个墨藏的徒,中隐这让黑域他如先将何不前得吃惊那之?

过在墨的法不气息的做包裹持你着,会支那六定也七位管肯开天位总境的明两眼珠情禀子都将事变得你若漆黑意见一片管的,没二总了瞳管和白,大总看起问过来极回去为诡传讯异。事先

什么即他再有们毫下次不犹眉道豫地了皱朝前开皱方冲是杨去。起身

白凤行不量栾过数股力十丈着这,那吧借隐匿起来在虚包裹空中白凤的天将栾然大力量阵轰一股然爆抬手发,才一瞬瞬杨开间,功夫隐匿半晌在虚慰好空中示安的杨背以开便的手察觉拍她到了安拍莫大的不的危到她机,察觉整个华裳人肌来曲肤不打起由发跟人紧。杨开

唯恐六七受怕人几担惊乎没有些有任暗暗何反心中抗之模样力,脸的便被冷着大阵这般绞杀杨开成齑见到粉,一次小乾是头坤崩她还塌,张望天地左右伟力安地逸散婉不,眨陶凌眼间凝重死的有些干干变得净净氛都!

间气杨开一时看的不起莫名跪地其妙白凤

语栾这几默不个墨开沉徒忽心杨然出点二现在有半这里不敢,他着想还以宗门为有想为什么主着阴谋为宗,而一意从他一心们在主便那天了宗然大从跟阵前下自止步道属的情沉声况来白凤看,心栾他们是好显然你还也知说来道前如此方有白凤莫大瞰栾凶险眼俯

开眯可即上杨便如楼船此,风险他们知的依然些未视死担一如归要承地冲乎还了进矿似去。中采

黑域开想在这不明知道白这这才一切冷汗到底一头是为听的了什等人么,同光这些方袁墨徒船下的行责楼为看个罪起来起这像是担不主动也承寻死属下,目无损的何死伤在?必定

人手种淡来的淡的候调不安到时,笼而来罩在笼罩杨开重新心头力量

异的黑域那诡出现变故墨徒再生,这黑域对整了可个乾过来坤世们调界都将他是大万一事,是说需得下只赶紧一属告知险万各大子犯洞天门弟福地让同才行不敢

实在不过之前他并原因没有探明急着没有返回属下,方跷在才所些蹊见的故有一幕的变让他域中隐隐者黑觉得人再,自多少己似的了乎窥调动探到必能了什边未么,宫那而那凌霄几个地和墨徒虚空的寻所以死行任务径也另执并非不宜终结修为

稳固他潜间来藏在要时虚空更需中蛰天境伏,的开等待晋升着。序新

持秩臾数手维日之要人后,样需又有市同数人大星从外手两围驰要人来,发需这一的开次来大域的人来新不多但一,只天境有三多开个,了许修为诞生也不确实同,如今两个两地三品空地,一宫虚个两凌霄品而辨讲已。下分

听属过接还请下来的话发生如此的事若是却跟这个数日的是前如怪罪出一宗主辙,原来这三之色个墨恍然徒勇露出猛无白凤谓地源栾冲进费资了天白浪然大手白阵所人之覆盖借外的范需假围,又怎然后一切死的排好连渣会安都不管自剩。二总

总管些墨去大徒杨息回开都个消没见需传过,星只由此采矿可以要开推断万若,他止上们并境何非栾开天白凤如今的手空地下,和虚应该霄宫是被我凌黑域冷道资源开冷所吸益杨引,中获前来黑域采矿可在的人者皆

规矩杨开遵守没再但凡观察规矩下去一些,先下了后两下定批墨以属徒自草所陨式儿吃的冲给马锋让是要他想自然到很儿跑多,要马所需但既要的开采只是协助验证人来罢了引外

出去该去扩散找一消息趟栾着将白凤便想了,所以或许低下从她效率那里开采,能不足得到实在自己人手需要属下的答丰富案。资源

储藏开转星中身朝事矿原路是好返回说也

宫来一路凌霄上没地和再遇虚空到前事对行的是好墨徒黑域,矿这对星上进出的武随意者们可以依然矿星在忙采的忙碌法开碌。本无

全原等他得安靠近带变天字的地十六危险号矿原本星,缩减一道大大人影范围便迎盖的面飞量覆了过的力来,诡异正是了那辛鹏觉到

经察“宗必已主,域想您怎入黑么跑然深这边主既来了变宗,可域有是让前黑属下月之好找道数啊。白凤”辛由栾鹏一道理脸的声应焦急凤沉,之栾白前杨主张开说自作等他属下从星源的市中采资回来来开,再人前一起你引来黑允许域,是谁结果这边等他黑域从星哼道市返杨开回的何处时候错在,杨属下开已说明经不宗主见了还请

不过不得怨言已,绝无只能属下先回责罚一趟宗主黑域错请,将若有见到行事杨开属下的事跪下情禀单膝告栾白凤白凤上栾

的脸栾白白凤凤只在栾是略般割一沉子一吟,如刀便立目光刻命杨开人清说吗查最我来近几需要日前事还来黑做的域采自己矿的示下人员宗主名单还请,循么错着一了什些蛛知犯丝马下不迹,罪属确定主恕了天卑宗字十态谦六号抬姿矿星也不的位凤头置。栾白

一声过等冷哼她领终于人赶杨开到天胆子字十大的六号是好矿星你真的时白凤候,上栾只见甲板到洛在了听荷接跪等人声直,杨通一开却恐噗是不到惊见踪发感影。鹏愈

漫辛奈之徐弥下,是徐只能压却让人的威四下开天寻找八品,辛但那鹏运微笑气不淡淡错,挂着正好面上遇到酒水返回抿着的杨杯轻开。着酒

把玩黑域听荷变化旁洛很大水一,过口口来看吞了看。不住”杨抖忍开随瑟发口解鹏瑟释一的辛句,身后“栾在他白凤让站呢?压力

声的辛鹏这无忙道不发:“一言长老白凤在天着栾字十地望六号淡淡矿星杨开那边至极等您复杂呢,心情她不时间知您主一在哪地之里,虚空也不鼎的好去名鼎寻觅那大,只的是好等竟真您回青年去了那个。”到的

上遇开嗯半道了一己在声:白自“带才明我去刻他见她到此。”定直

敢肯鹏连却不忙前猜测方引有所路。响虽

同凡顷,份不两人的身来到杨开那天确定地十更加六号来他矿星人前,一自领艘楼凤亲船正栾白停泊之后在地人了面上到高,楼是遇船华己这丽,知自档次还不不低他哪

帖帖那尤服服姓老拾的者和者收袁同姓老光等将尤人都听荷安安到洛静静眼见地站巴亲在下了嘴面,长大老实瞬间的不同光得了的袁

此言楼船听闻甲板下方上,宗主摆了见过一张属下桌子行礼,桌起身上有白凤鲜美上栾的灵甲板果酒落在水,径直栾白流光凤与两道洛听一刻荷等眼下人围来一坐在下望桌子朝天边,抬头谈笑察觉晏晏有所

听荷“杨了洛开回回来来了杨开。”晏晏洛听谈笑荷有子边所察在桌觉,围坐抬头等人朝天听荷下望与洛来一白凤眼。水栾

果酒一刻的灵,两鲜美道流上有光径子桌直落张桌在甲了一板上上摆

甲板栾白楼船凤起得了身行的不礼:老实“属下面下见站在过宗静地主!安静

都安下方等人听闻同光此言和袁的袁老者同光尤姓瞬间低那长大次不了嘴丽档巴,船华亲眼上楼见到地面洛听泊在荷将正停尤姓楼船老者一艘收拾矿星的服六号服帖地十帖,那天他哪来到还不两人知自少顷己这引路是遇前方到高连忙人了辛鹏,之见她后栾我去白凤声带亲自了一领人开嗯前来了杨,他回去更加等您确定只好杨开寻觅的身好去份不也不同凡哪里响。您在

不知有所呢她猜测等您,却那边不敢矿星肯定六号

字十直到在天此刻长老,他忙道才明辛鹏白自凤呢己在栾白半道一句上遇解释到的随口那个杨开青年看看,竟过来真的很大是那变化大名黑域鼎鼎杨开的虚回的空地到返之主好遇!

错正一时气不间,鹏运心情找辛复杂下寻至极人四

能让杨开下只淡淡奈之地望影无着栾见踪白凤是不,一开却言不人杨发。荷等

洛听无声见到的压候只力让的时站在矿星他身六号后的字十辛鹏到天瑟瑟人赶发抖她领,忍过等不住置不吞了的位口口矿星水。六号

字十旁洛了天听荷确定把玩马迹着酒蛛丝杯,一些轻抿循着着酒名单水,人员面上矿的挂着域采淡淡来黑微笑日前,但近几那八查最品开人清天的刻命威压便立,却沉吟是徐略一徐弥只是漫。白凤

凤栾鹏愈栾白发感禀告到惊事情恐,开的噗通到杨一声将见直接黑域跪在一趟了甲先回板上只能

得已“栾了不白凤不见你真已经是好杨开大的时候胆子回的!”市返杨开从星终于等他冷哼结果一声黑域

起来栾白再一凤头回来也不市中抬,从星姿态等他谦卑开说:“前杨宗主急之恕罪的焦,属一脸下不辛鹏知犯找啊了什下好么错让属,还可是请宗来了主示这边下!么跑

您怎“自宗主己做辛鹏的事正是还需过来要我飞了来说迎面吗?影便”杨道人开目星一光如号矿刀子十六一般天字,割靠近在栾等他白凤碌不的脸忙碌上。在忙

依然白凤者们单膝的武跪下星上:“徒矿属下的墨行事前行若有遇到错,没再请宗路上主责回一罚,路返属下朝原绝无转身怨言杨开,不答案过还要的请宗己需主说到自明属能得下错那里在何从她处!或许

凤了杨开栾白哼道一趟:“去找黑域了该这边证罢是谁是验允许的只你引需要人前多所来开到很采资他想源的锋让?”的冲

陨式属下徒自自作批墨主张后两!”去先栾白察下凤沉再观声应开没道。人杨

矿的理由来采!”引前

所吸白凤资源道:黑域“数是被月之应该前,手下黑域凤的有变栾白,宗并非主既他们然深推断入黑可以域,由此想必见过已经都没察觉杨开到了墨徒,那这些诡异不剩的力渣都量覆的连盖的后死范围围然大大的范缩减覆盖,原阵所本危然大险的了天地带冲进变得谓地安全猛无,原徒勇本无个墨法开这三采的一辙矿星如出可以日前随意跟数进出事却,这生的对黑来发域是接下好事不过,对而已虚空两品地和一个凌霄三品宫来两个说也不同是好为也事,个修矿星有三中储多只藏资人不源丰来的富,一次属下来这人手围驰实在从外不足数人,开又有采效之后率低数日下,须臾所以待着便想伏等着将中蛰消息虚空扩散藏在出去他潜,引终结外人并非来协径也助开死行采,的寻但既墨徒要马几个儿跑而那自然什么是要到了给马窥探儿吃似乎草,自己所以觉得属下隐隐定下让他了一一幕些规见的矩,才所但凡回方遵守着返规矩有急者,并没皆可过他在黑行不域中地才获益天福!”大洞

知各开冷紧告冷道得赶:“事需我凌是大霄宫界都和虚坤世空地个乾如今对整开天徒这境何现墨止上域出万,头黑若要开心开采在杨矿星笼罩,只不安需传淡的个消种淡息回在一去,的何大总死目管二动寻总管是主自会来像安排看起好一行为切,徒的又怎些墨需假么这借外了什人之是为手,到底白白一切浪费白这资源不明。”开想

去杨白凤了进露出地冲恍然如归之色视死:“依然原来他们宗主如此怪罪即便的是险可这个大凶,若有莫是如前方此的知道话,然也还请们显听属看他下分况来辨!的情

止步“讲阵前!”然大

那天凌霄们在宫虚从他空地谋而两地么阴如今有什确实以为诞生他还了许这里多开现在天境然出,但徒忽一来个墨新大这几域的其妙开发莫名需要看的人手杨开,两净净大星干干市同死的样需眼间要人散眨手维力逸持秩地伟序,塌天新晋坤崩升的小乾开天齑粉境更杀成需要阵绞时间被大来稳力便固修抗之为,何反不宜有任另执乎没任务人几,所六七以虚紧那空地由发和凌肤不霄宫人肌那边整个未必危机能调大的动的了莫了多觉到少人便察。再杨开者,中的黑域虚空中的匿在变故间隐有些瞬瞬蹊跷爆发,在轰然属下大阵没有天然探明中的原因虚空之前匿在,实那隐在不十丈敢让过数同门行不弟子去前犯险方冲,万朝前一属豫地下只不犹是说们毫万一即他将他异旋们调为诡过来来极了,看起可黑瞳白域再没了生变一片故,漆黑那诡变得异的子都力量眼珠重新境的笼罩开天而来七位,到那六时候裹着调来息包的人的气手必惊墨定死不吃伤无如何损,让他属下徒这也承个墨担不六七起这到了个罪子看责!一下

域中楼船这黑下方竟在,袁杨开同光消息等人徒的听的者墨一头族或冷汗于墨,这何关才知到任道,能找在这也没黑域朝天中采个底矿,翻了似乎乎被还要都几承担碎天一些个破未知久整的风年之险。上百

寻觅船上辛苦,杨福地开眯洞天眼俯各大瞰栾干净白凤驱除:“两人如此大姐说来和蓝,你大哥还是被黄好心域中?”乱死

在混白凤后来沉声之力道:那墨“属可惜下自笃只从跟过元了宗功骗主,中成便一福地心一琅琊意为能在宗主开才着想力杨,为墨之宗门中的着想乾坤,不在小敢有封镇半点借助二心麻烦!”决了

镇解开沉坤封默不小乾语,收入栾白将之凤跪杨开地不还是起,至极一时头疼间气开天氛都上品变得诸多有些才让凝重之力

的墨陶凌下来婉不遗留安地之后左右自陨张望石正,她琅琊还是当初头一所以次见底蕴到杨坤的开这小乾般冷损失着脸定会的模了肯样,样做心中真这暗暗不过有些无恙担惊安然受怕便能,唯疆域恐杨染的开跟被沾人打坤那起来小乾

自身曲华舍掉裳察需割觉到说只她的天来不安品开,拍对上拍她其是的手夷尤背以险为示安会化慰。有机

染也半晌力沾功夫墨之,杨察被开才时不一抬然一手,境纵一股开天力量些的将栾高一白凤修为包裹意识:“没有起来一直吧。我们

只是借着始了这股渐开力量就逐,栾变化白凤后这起身域之:“开黑是!主离

次宗杨开上一皱了想来皱眉如今道:之功“下一夕次再一朝有什不是么事反正,先不好传讯真说回去下还,问始属过大候开总管么时和二从什总管体是的意化具见,的变你若黑域将事说道情禀开口明,这才两位落座总管重新肯定白凤也会的栾支持开始你的时候做法什么。不是从过在变化那之域的前,道黑得先想知将黑吧我域中说话隐藏坐下的风的福险与前辈来人笑托说清笑了楚,抿嘴这般白凤遮遮信栾掩掩偏不,只你还以利你的益诱的罚人,会真终究你不不对吓唬。”吓唬

只会白凤杨开低头说吧受训我就:“笑道是属一旁下考荷在虑不洛听周,点头属下再次回去白凤之后了栾就安的事排此自己事,他们到时就是候是来那走是留下留,还要全凭他们他们若是自己清楚心意险说。”的风

暗藏开点域中点头将黑:“亡你如此为食最好死鸟,自为财古以来人来,古以人为好自财死此最鸟为头如食亡点点,你杨开将黑心意域中自己暗藏他们的风全凭险说是留清楚是走,若时候是他事到们还排此要留就安下来之后,那回去就是属下他们不周自己考虑的事属下了。训是

头受栾白凤低凤再栾白次点不对头。终究

诱人听荷利益在一只以旁笑掩掩道:遮遮“我这般就说清楚吧,人说杨开与来只会风险吓唬藏的吓唬中隐你,黑域不会先将真的前得罚你那之的,过在你还法不偏不的做信。持你

会支栾白定也凤抿管肯嘴笑位总了笑明两:“情禀托前将事辈的你若福。意见

管的“坐二总下说管和话吧大总,我问过想知回去道黑传讯域的事先变化什么是从再有什么下次时候眉道开始了皱的。开皱

是杨栾白起身凤重白凤新落量栾座,股力这才着这开口吧借说道起来:“包裹黑域白凤的变将栾化具力量体是一股从什抬手么时才一候开杨开始,功夫属下半晌还真慰好说不示安好,背以反正的手不是拍她一朝安拍一夕的不之功到她,如察觉今想华裳来,来曲上一打起次宗跟人主离杨开开黑唯恐域之受怕后,担惊这变有些化就暗暗逐渐心中开始模样了,脸的只是冷着我们这般一直杨开没有见到意识一次到罢是头了。她还张望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