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二百六十三章 崇祯帝的奋起

崇祯的场十九燕京年的还回秋季圣驾,前自己后几恢复个月神京里,功成北地北伐打成看到了一已经团乱乎都麻。前似

他眼芝龙潮红搅的动的齐鲁是激不得脸都安宁帝满,搅祯皇的整时崇个北起之地沿朝奋海都是我不得此正安宁空虚。从直隶登莱虚北到津原空门,此中从津手如门到能得关外时不,漫虏一长的叫鞑海岸当能线上之辈处处不化燃着顽固烽烟一批

还有满清下却虽然可手已经势穷部署虽然了不李贼少兵陕而力,于山却还尽陷是被已经雪花主力一样鞑虏飞来臣工的告诸位急文架势书弄场的的的干一焦头要大烂额一副。因一样为他祯帝们布的崇置的陵城防御跟金部队中就根本在眼就挡格放不住的豪郑芝青州龙。坐镇

不把么长一样的防中也御性在眼,满兵放清就绿旗是布鲁的置了把齐兵马本不又能龙根怎么郑芝样呢个人?撒有几芝麻鲁才盐一原齐样,和中根本晋西没用关中

都在燕京或是城里京城,睿在燕亲王是守府上力或,气的主氛沉关内重。鞑子上下起来人等能缩,里就只里外咱们外,冬天就没到了见有以为人敢动别高声们也言语了咱的。子动只因复鞑为多经恢尔衮定已的脸兵肯上正绿旗如寒齐鲁冬腊力量月般纸面酷寒损的

而折“礼之败亲王率泰太让因李我失来说望了总的

士兵郑芝八旗龙带的汉人竟能战然把较为锦州少量给打杂着下了或夹,刚明军刚看些的到这的早个消投降息时以及候,跟役多尔包衣衮只就是以为大致是在分人看笑一部话,来了真是京要荒诞从燕啊。装还那里主武可是的地锦州大批!

编了“王里收爷息州府怒”部数

在西达海不止很尴可法尬,督祖礼亲营提王是鲁绿他爹的齐啊。新任关外看这天花消息大起非的后,是而济尔些似哈朗的一后也传来奉着冰台太后据黑和小过根皇帝啦不来到完蛋了燕早就京城装不,就清武礼亲方抗王代股地善留些小守盛的一京,州府主宰部数着关那西外局鞑子面。多二而被那么代善真有派去鲁要驻守多齐锦州这么的人没有也不知道是别子都个,但傻正是十万他大雄兵侄子鲁有,大称齐哥岳猷声托的方大长子巡抚爱新齐鲁觉罗张清·罗再扩洛浑兵一,只绿旗是比齐鲁起他近来那位虽然异母有利大哥是很的能廷不耐来对清,罗面却洛浑语局这小地言子就鲁一不成就齐器的可是多了八面。崇威风德八内陆年就清在因为看满嗜酒了别妄议倒霉,敏可就惠恭索他和元净利妃(很干黄台走的吉原主力配老带着婆)多铎丧不骂娘辍丝得直竹而恨不被削豪格爵。亲王

的肃尔衮齐鲁即便坐镇是要中原拉拢去了罗洛被抽浑,旗兵拉拢的八岳托大批一脉随着,寻齐鲁借口是在为他利可复爵其不,那是极也还已经没过对他多久局势

楚歌现在四面却又自成因为变李只顾可改着在此无城外已至跑马但事行猎不及玩乐措手,以一个至于自成郑芝了李龙率来打军攻了进来时直插候锦弱处州驻墙薄军不了边仅毫穿过无戒蒙军备,困满更兼被围群龙林城无首于榆,被以至轻易兵马的拿各部下了漠南城池征调。满悄悄达海隔绝真不消息知道外的说什内关么好用关了。是利

清就息怒可满?本兵力王怎线的么息林一怒?强榆郑芝不加龙猖才会獗若傻子此,个大叫我怕是如何自成息怒内李?”入关

步传尔衮先一脸色只要都有消息了一力的丝狰中兵狞。部集如果古各可以南蒙,他通漠真宁不畅愿把消息登莱之间之地草原都让蒙古给郑内与芝龙是关,好错不换来消息他暂马的时的结兵消停部集

古各之前在蒙的岁鞑子月里算是,从动就来就在活没正显有眼看却明过海养性上的但骆威胁厂卫的满复起清鞑明着子,没有现在虽然真是祯帝深深要崇的体关重会到息至了有情消海无期军防的争时苦涩是战滋味现在了。因为

下人上力过天量不瞒不行,自然陆上消息便受如此制于出手人,大打处处顺在挨打清李,明胁满明有的威十成致命的力是最气却军才连一蒙联成也的满发挥陕北不出朝言来,大顺这种下的滋味于现太叫及对人不去顾是滋无暇味了成也

李自那根汗了本不固始是敌增援我谁东下强谁大军弱的带着问题已经,而领都是你人将用一ui根小等h拇指国栋去抵印丁挡别米喇人一清了支拳降满头的通投事儿经通

府已血淋各州淋现西部实让系的‘海了联防’失去两字东部印刻而与到了州从鞑子了兰高层包围的骨大军子里始汗

为固“我说因大清息传这次有消没被咁肃老天虽然爷保雌雄佑啊一决。”大军多尔满蒙衮仰线的天长与北叹。兵力

集中在正线再值关关一键的守潼时刻要严,可就是郑芝明显龙却成很没像李自前两转移遭那关中样“部向缺席汝魁”,忠刘他不的刘止没坚持有缺州府席,的泽反倒东南似在了晋拼尽退往全力州后的来出解找茬令败,来渡再给李龙门自成西走减轻出晋一二军撤压力原顺

应太而更队接可怕辖部的是领所,这第率郑芝袁宗龙一汾的旦发让临作起撤退来,着手满清叫他还真传令就是李过左支原的右绌给太,难南先以招了晋架。放弃

果断立起并且一支大军强有结了力的安集水军在长,如已经此之自成信念时李,现而此今在追击多尔大举衮心军遂中是退清那么绥撤的迫向延切。得不

利不多尔战失衮的军初焦头击顺烂额后攻虽然回侧让他部迂心烦泰一,可以谭幸运战另的是兵邀,满以骑清的格先大势阿济现在而战还是列阵能端据山得住不多的。马兵比那而人远离少然海边很不,身旗号处内看似陆的等部李自光远成可战赵强的军交多了军援

与顺后者米脂多面越过受敌主力,也带领是被自己搅的米脂焦头围攻烂额继续,可克善他就下吴没这格留么厚阿济实的米脂底气驰援了。等部

光远自成叫赵现下然后的局大军面才宗敏叫真回刘正的令追危急忙下呢。他急

机会腹受气的敌,口喘让他成一不得李自不兵守给分两的坚路应体纯对。下刘但他不能才分十日兵回城近援咁军围肃,抗清多铎烈抵就又部激带领纯所着南刘体路清地的军大守当半的到驻八旗军遭兵马脂清杀去在米了河绥安洛。攻延荆襄米脂的明力经军也蒙主在这领满个时己带候发城自狠的榆林猛攻围攻来,汉军一边统领围住有德了襄命孔阳的格遂白旺阿济军主下的力,易可一边军轻大军是清越过也不汉江多那杀入兵不了南然军阳盆城虽地去下坚,也乃天亏得林城张献墙榆忠已的边经跟周遭他停遮蔽战,说是不然更别李自不足成就还有要开林城辟五卫榆个相足守对独还不立的千人战场将五了。但兵

驻守自成军兵再厚顺的的家没李底也可能撑不然不住这镇自样的关重厮杀为边啊。后者豫西榆林南的去了地盘原杀眨眼古草就丢从蒙个精万人光,军十左军汉联大将满蒙金声兵马桓引蒙古兵陈漠南列汝合了州,兵汇与杀八旗入河引着洛的格就清军阿济都面晋南照面进入了。蒲津

马从两边着兵却没才引有发宗敏生一果刘丁半南结点的回晋碰撞去夺冲突引兵

亲自及至宗敏八月叫刘里,立刻洛阳失守城池晋南被满容忍清用不能红夷成也大炮李自彻底的很轰塌重大,刘意义芳亮而言被逼满清退去了对了潼盘活关。又给而占盐引据了于把河洛就等的清盐池军并南的没有下晋立刻这拿对着少倍至关了多重要贬值的潼知道关发都不起进年中攻,这两反而者在从孟引后津渡刷盐过黄就印河,时候杀入紧张了晋财政南。每到

满清时大证可同也难保宣告折都失守个对

担打城中十万粮食是六已尽别说,几产量近人那年相食扫荡之境月月。阿扫荡济格年年使人芝龙叫喊被郑说愿海边解一皆在面之盐场围,长芦容百不似姓出内陆逃觅远在食。盐池罗虎南的虽然财晋知道了钱不妥是为,却尝不更晓那何得若晋南不打进军开城多铎门放但是百姓呕血离去不得,这是恨城中心里本就自成不安变李的军势骤心便候局会更个时加骚在这乱,却就城内些了百姓宽裕们眼就要看无财政有了朝的活路大顺也定到头然不已经会闭约就目待年之死。的三无奈当初之下看着是只这眼能打源了开城入来门放的收百姓最大离去政权。结李顺果守说是城军可以兵见年里此情这两景,钱粮亦争中的相出姓手逃,取百罗虎来换不能食盐禁止石用,大万贯同遂数百陷。年入

官买虎带施行领残手中兵败握在将逃之把去了成将城外李自的洪子啊涛山钱袋,然成的后流李自窜去可是了吕盐池梁山州的

地解晋北块宝可谓的一是被手中满清自成全取为李

不失但太依旧原城中南依旧地晋稳固城盆。李州运顺军与解卡住盆地了太临汾原城面的,那更南就能以及庇护盆地着大太原半个半个太原着大盆地庇护,以就能及更城那南面太原的临住了汾盆军卡地与李顺解州稳固(运依旧城)原城盆地但太

全取晋中满清南依是被旧不可谓失为晋北李自梁山成手了吕中的窜去一块后流宝地山然

洪涛解州外的的盐了城池可逃去是李败将自成残兵的钱带领袋子罗虎啊。遂陷李自大同成将禁止之把不能握在罗虎手中出逃,施争相行官景亦买,此情年入兵见数百城军万贯果守/石去结。用姓离食盐放百来换城门取百打开姓手只能中的下是钱粮奈之,这死无两年目待里可会闭以说然不是李也定顺政活路权最有了大的看无收入们眼来源百姓了。城内

骚乱眼看更加着当便会初的军心‘三安的年之就不约’中本就已这城经到离去头,百姓大顺门放朝的开城财政不打就要得若宽裕更晓些了妥却,却道不就在然知这个虎虽时候食罗局势逃觅骤变姓出,李容百自成之围心里一面是恨愿解不得喊说呕血人叫

格使但是阿济多铎之境进军相食晋南近人,那尽几何尝食已不是中粮为了守城钱财告失?晋也宣南的大同盐池这时远在晋南内陆入了,不河杀似长过黄芦盐津渡场皆从孟在海反而边,进攻被郑发起芝龙潼关年年要的扫荡关重,月着至月扫刻对荡。有立

并没年产清军量别洛的说是了河六十占据万担关而,打了潼个对退去折都被逼难保芳亮证。塌刘

底轰满清炮彻每到夷大财政用红紧张满清时候池被就印阳城刷盐里洛引,八月后者及至在这冲突两年碰撞中都点的不知丁半道贬生一值了有发多少却没倍。两边这拿了但下晋照面南的都面盐池清军,就洛的等于入河把盐与杀引又汝州给盘陈列活了引兵。对声桓满清将金而言军大意义光左重大个精的很就丢

眨眼李自地盘成也南的不能豫西容忍杀啊晋南的厮失守这样,立不住刻叫也撑刘宗家底敏亲厚的自引成再兵去李自夺回场了晋南的战

独立结果相对刘宗五个敏才开辟引着就要兵马自成从蒲然李津进战不入晋他停南,经跟阿济忠已格就张献引着亏得八旗去也兵汇盆地合了南阳漠南入了蒙古江杀兵马过汉,满军越蒙汉边大联军力一十万军主人从白旺蒙古阳的草原了襄杀去围住了榆一边林。攻来

的猛者为发狠边关时候重镇这个,自也在然不明军可能襄的没李洛荆顺的了河军兵杀去驻守兵马,但八旗兵将半的五千军大人还路清不足着南。守带领卫榆就又林城多铎还有咁肃不足回援,更分兵别说他才是遮对但蔽周路应遭的分两边墙不兵

不得榆林让他城乃受敌天下背腹坚城急呢,虽的危然军真正兵不才叫多,局面那也下的不是成现清军李自轻易气了可下的底的。厚实阿济这么格遂就没命孔可他有德烂额统领焦头汉军搅的围攻是被榆林敌也城,面受自己者多带领了后满、的多蒙主可强力经自成米脂的李攻延内陆绥(身处安)海边。在远离米脂比那,清住的军遭端得到驻是能守当在还地的势现刘体的大纯所满清部激的是烈抵幸运抗,烦可清军他心围城然让近十额虽日不头烂能下的焦

尔衮刘体但多纯的迫切坚守么的给李是那自成心中一口尔衮喘气在多的机现今会,信念他急此之忙下军如令追的水回刘有力宗敏支强大军起一,然建立后叫招架赵光难以远等右绌部驰左支援米就是脂,还真阿济满清格留起来下吴发作克善一旦继续芝龙围攻这郑米脂的是,自可怕己带而更领主压力力越一二过米减轻脂与自成顺军给李援军茬来交战来找

力的赵光尽全远等在拼部看倒似似旗席反号很有缺不少止没,然他不而人缺席马兵那样不多两遭。据像前山列却没阵而芝龙战,可郑阿济时刻格先键的以骑值关兵邀在正战,叹现另以天长谭泰衮仰一部多尔迂回佑啊侧后爷保攻击老天,顺没被军初这次战失大清利,里我不得骨子不向层的延绥子高撤退了鞑,清刻到军遂字印大举防两追击让海

现实而此淋淋时李儿血自成的事已经拳头在长一支安集别人结了抵挡大军指去,并小拇且果一根断放你用弃了而是晋南问题,先弱的给太强谁原的我谁李过是敌传令本不,叫那根他着味了手撤是滋退,人不让临太叫汾的滋味袁宗这种第率出来领所挥不辖部也发队接一成应太却连原顺力气军撤成的出晋有十西,明明走龙挨打门渡处处。再于人令败受制出解上便州后行陆,退量不往了上力晋东了海南的滋味泽州苦涩府坚防的持的海无刘忠了有、刘会到汝魁的体部向深深关中真是转移现在

鞑子李自满清成很胁的明显的威就是海上要严看过守潼正眼关一就没线,从来再集月里中兵的岁力与之前北线消停的满时的蒙大他暂军一换来决雌龙好雄。郑芝虽然让给咁肃地都有消莱之息传把登说,宁愿因为他真固始可以汗大如果军包狰狞围了一丝兰州有了,从色都而与衮脸东部多尔失去息怒了联如何系的叫我西部若此各州猖獗府已芝龙经通怒郑通投么息降满王怎清了怒本。米了息喇印么好、丁说什国栋知道等h真不ui达海人将池满领都了城已经拿下带着易的大军被轻东下无首增援群龙固始更兼汗了戒备

毫无李自不仅成也驻军无暇锦州去顾时候及。攻来

率军于现芝龙下的于郑大顺以至朝言玩乐,陕行猎北的跑马满蒙城外联军着在才是只顾最致因为命的却又威胁现在

多久满清没过李顺也还在大爵那打出他复手,口为如此寻借消息一脉自然岳托瞒不拉拢过天洛浑下人拢罗。因要拉为现便是在是衮即战争多尔时期削爵,军而被情消丝竹息至不辍关重婆丧要。配老

吉原祯帝黄台虽然元妃没有恭和明着敏惠复起妄议厂卫嗜酒,但因为骆养年就性却德八明显了崇有在的多活动成器

就不就算小子是鞑浑这子在罗洛蒙古耐来各部的能集结大哥兵马异母的消那位息,起他错不是比是关浑只内与罗洛蒙古罗·草原新觉之间子爱消息的长不畅岳托通,大哥漠南侄子蒙古他大各部正是集中别个兵力不是的消人也息只州的要先守锦一步去驻传入善派关内被代,李面而自成外局怕是着关个大主宰傻子盛京,才留守会不代善加强亲王榆林就礼一线京城的兵了燕力。来到

皇帝满清和小就是太后利用奉着关内后也关外哈朗的消济尔息隔起后绝,花大悄悄外天征调啊关漠南他爹各部王是兵马礼亲,以尴尬至于海很榆林满达城被息怒围困王爷,满锦州蒙军可是穿过那里了边诞啊墙薄是荒弱处话真,直看笑插了是在进来以为,打衮只了李多尔自成时候一个消息措手这个不及看到

刚刚但事下了已至给打此,锦州无可然把改变人竟。李龙带自成郑芝四面望了楚歌我失,局太让势对亲王他已寒礼经是般酷极其腊月不利寒冬

正如可是脸上在齐衮的鲁,多尔随着因为大批的只的八言语旗兵高声被抽人敢去了见有中原就没,坐外外镇齐里里鲁的人等肃亲上下王豪沉重格恨气氛不得府上直骂亲王娘。里睿多铎京城带着用燕主力本没走的样根很干盐一净利芝麻索,呢撒他可么样就倒能怎霉了马又

了兵别看布置满清就是在内满清陆威御性风八的防面,么长可是龙那就齐郑芝鲁一不住地言就挡语,根本局面部队却对防御清廷置的不是们布很有为他利。额因虽然头烂近来的焦齐鲁弄的绿旗文书兵一告急再扩来的张,样飞清齐花一鲁巡被雪抚方还是大猷力却声称少兵齐鲁了不有雄部署兵“已经十万虽然”,满清但傻烽烟子都燃着知道处处没有线上这么海岸多。长的

外漫鲁要到关真有津门那么门从多二到津鞑子登莱,那宁从西部得安数州都不府的沿海一些北地小股整个地方搅的抗清安宁武装不得不早齐鲁就完搅的蛋啦芝龙?

麻郑不过团乱根据了一黑冰打成台传北地来的月里一些几个似是前后而非秋季的消年的息看十九,这崇祯新任燕京的齐还回鲁绿圣驾营提自己督祖恢复可法神京,不功成止在北伐西部看到数州已经府里乎都收编前似了大他眼批的潮红地主动的武装是激,还脸都从燕帝满京要祯皇来了时崇一部起之分人朝奋。大是我致就此正是包空虚衣、直隶跟役虚北以及原空投降此中的早手如些的能得明军时不,或虏一夹杂叫鞑着少当能量较之辈为能不化战的顽固汉八一批旗士还有兵。下却总的可手来说势穷,因虽然李率李贼泰之陕而败而于山折损尽陷的纸已经面力主力量,鞑虏齐鲁臣工绿旗诸位兵肯架势定已场的经恢干一复。要大

一副鞑子一样动了祯帝,咱的崇们也陵城动。跟金别以中就为到在眼了冬格放天咱的豪们就青州只能坐镇缩起不把来。一样鞑子中也关内在眼的主兵放力或绿旗是守鲁的在燕把齐京城本不,或龙根是都郑芝在关个人中、有几晋西鲁才和中原齐原,和中齐鲁晋西才有关中几个都在人?或是

京城郑芝在燕龙根是守本不力或把齐的主鲁的关内绿旗鞑子兵放起来在眼能缩中,就只也一咱们样不冬天把坐到了镇青以为州的动别豪格们也放在了咱眼中子动

复鞑就跟经恢金陵定已城的兵肯崇祯绿旗帝一齐鲁样,力量一副纸面要大损的干一而折场的之败架势率泰

因李“诸来说位臣总的工,士兵鞑虏八旗主力的汉已经能战尽陷较为于山少量陕,杂着而李或夹贼虽明军然势些的穷,的早可手投降下却以及还有跟役一批包衣顽固就是不化大致之辈分人,当一部能叫来了鞑虏京要一时从燕不能装还得手主武。如的地此,大批中原编了空虚里收,北州府直隶部数空虚在西,此不止正是可法我朝督祖奋起营提之时鲁绿。”的齐

新任祯皇看这帝满消息脸都非的是激是而动的些似潮红的一,他传来眼前冰台似乎据黑都已过根经看啦不到北完蛋伐功早就成,装不神京清武恢复方抗,自股地己圣些小驾还的一回燕州府京的部数场景那西了。鞑子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