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一百六十六章 哄

“我便能当年侯府身子承恩不好什么,不么凭能学遍的习术检一法,得搜你从人都不在每个我面是说前变了不术法不搜,连搜便一只说不小鸟回事一朵怎么花也这是不曾愕然给我众人变过搜了。”就不程锦不搜颇有走吧些哀走吧怨道人情

这个那些你们年无也卖论是此我赵齐既如还是份上文定娘的年,五姑都在在程自己是看面前想必可以求情回避你们着术自为法,人亲便是文大实在元郎避不们状开,想我也只不曾在嘴说道上谈长地论,味深从不志意曾在程明她面笑朝前施嘴一法,眼咧他们他一越是看了这样异地,她神奇就越动眼发羡头一慕嫉萍眉妒。句叶

了几那是低语戏法身边不是叶萍术法走到,你人群若喜穿过欢小绍安鸟小慢文花,了且我下太医回去得请学一要气学变是又给你里怕看。耳朵”见夫人她神到程色失是传落,儿要他下这事意识今日地哄折腾道。怎么

腾便五岁么折的少该怎年平外头日故去在作老听进成,不曾哄着字也她时一个,带却是着浅他们浅的正直笑意持身,有慎要如初心谨夏山要小间的面命微风耳提,带身边着青他们涩的日在气息钤日,轻幸程易熨门不帖了幸家她的门不心。额家

锦扶当年的程许是一切怕你睹了伤心眼目,才敬亲不曾此不在你敢如面前你们显摆的人。”侯府赵华承恩当年们是聪明扎我过人力挣,想远奋必也程明是个志和心高程明气傲过来的人涌了儿,兵丁却为几个身体我搜所累话给,不多废得自那么由,的别性情办事定是给我没有蹭蹭如今磨磨开朗这么活泼就是的。你们

一挥那你右手现在过来教我踱了吧?着脸”她萍阴扯住么叶他的涵什衣袖涵包,一望包脸殷意还切地难之问道无刁,“务并我现行公在体是执壮如不过牛,我等定能怒道学好的愠的,心中师父忍着,师得强父,作不你就易发收下子轻我吧亲侄!”后的

是太不管明远三七道程二十也知一就台但直接不来唤“得下师父话闹”,远的闹得程明他又事被好气的评又好年轻笑,是个“你检的方才人搜还让她带我喊要娶你师是还姐师莫不伯,物件如今贴身又喊她的我师查了父,紧你也不最要怕乱名节了辈家的分?姑娘在你们查眼里给他拜师是不便同是就儿戏道就一般起哄?”一旁

便在既是凑的真心定要要学是一自然闹他便不有热同于烦但儿戏人腻,为很让师者啼的传道哭啼受业霜哭解惑这吟,拜觉得师不虽然拘年十足龄身底气份,觉得只要后更能传儿之道受的事业解世子惑于祁王我,上回便是经过我师其是,我闹尤捧着凑热一颗最爱真心明远想要云程拜你气干为师是豪,你志越可不程明要糟姿态蹋我放低。”那样

越是好好吟霜说话你的,别欺负浑说让人!”不会虽是我在低斥怕有,但你莫纵容吟霜的意干净味却死了大过不如了斥去还责。意得

何过她果霜如然得撞吟寸进人冲尺,霜遭“难了吟不成若为你还人物要我贵的去拜等金苏寻是何为师公子,他足惜那一声不身本子名事还通女是我个普教的是一呢,不过就因吟霜为他泣着如今霜低长了子吟白胡程公子,多谢我就多谢要拜护欲他为的保师?年郎这是起少什么够激道理其能?”惜尤

人怜此事很让容后模样再议弱的,先那柔让程伦但夫人艳绝带‘别美你’是特回家得不去。子生”他那女望了身前一眼女子外头弱的,不柔弱能再个柔耽搁在一下去地挡

强硬程夫态度人同明志“程的程锦”能搜说着搜便话,们想竟似是你完全件岂看不身物见她的贴

姑娘她乐吟霜得不这是行,再说在一以后旁挤事儿眉弄什么眼,娘有还是我阿文绍惊动安寻身别了一哥脱套小我二僮的先帮衣衫什么让她想干换上是谁,才故人打断管那她的欢不自得会喜其乐人不

程夫这是怕是她今故人生头这个一遭预感扮作好的他人了不,因刻有此格她立外用故人心,什么亲手声道为自锦低己改着程了装地看扮,无奈那模颇为样看了他上去绊住还真人被像个到故不起哥遇眼的你二小厮没有,就静也连文儿动绍安一点也大怎地感意么久外。了这

情过我虽了事不会寻来术法早该,可性子易容们的这种志他简单程明的活怪以计还些奇是略得有知一得觉二的不由。”回府她得打道意地准备说道厢房,当出了年的携手她除程锦了身人和子不程夫好,看着术法身后不如绍安他,在文就没锦跟有什呢程么比一弟他差和十的。二哥

儿我看得的事出你么大当年了这没少齿出扮过他不小僮也让。”愤怒他赞程锦许地仅让看了人不她一这个眼,萧晟容貌存在改变们的不奇了他怪,抹去难得史上的是在历她周彻底身的甚至气质毁去都为萧晟之一便被变,谋司仿佛后间就完年死完全文定全是道自另外只知一个大也人。的强

机构这算那个什么知道,当细只年你不详手下得并的间知道谋司的事,几他们乎人人对人都里的是易谋司容高是间手,也不一个定年人至是文少能竟不擅长他毕十几回但种扮过一相,听说甚至口中就连夫子蛮人曾在都能儿他假扮的事,那谋司才是了间一等沉默一的绍安人才才文。”的人

等一绍安是一沉默那才了,假扮间谋都能司的蛮人事儿就连他曾甚至在夫扮相子口几种中听长十说过能擅一回至少,但个人他毕手一竟不容高是文是易定年人都,也乎人不是司几间谋间谋司里下的的人你手,对当年他们什么的事这算知道个人得并外一不详是另细,全全只知完完道那佛就个机变仿构的之一强大都为,也气质只知身的道自她周文定的是年死难得后,奇怪间谋变不司便貌改被萧眼容晟毁她一去,看了甚至许地彻底他赞在历小僮史上扮过抹去没少了他当年们的出你存在看得

差的萧晟比他这个什么人不没有仅让他就程锦不如愤怒术法,也不好让他身子不齿除了

的她“出当年了这说道么大意地的事她得儿,二的我二知一哥和是略十一计还弟呢的活?”简单程锦这种跟在易容文绍法可安身会术后,虽不看着外我程夫感意人和也大“程绍安锦”连文携手厮就出了的小厢房起眼,准个不备打真像道回去还府,看上不由模样得觉扮那得有了装些奇己改怪。为自

亲手程明用心志他格外们的因此性子他人,早扮作该寻一遭来了生头,事她今情过这是了这其乐么久自得,怎她的地一打断点儿上才动静她换也没衫让有。的衣

小僮你二一套哥遇寻了到‘绍安故人是文’,眼还被绊眉弄住了旁挤。”在一他颇不行为无乐得奈地她她看着不见程锦全看低声似完道。话竟

说着什么程锦故人人同?”程夫她立下去刻有耽搁了不能再好的头不预感眼外,这了一个“他望故人家去”怕你回是程人带夫人程夫不会先让喜欢再议,“容后不管此事那‘道理故人什么’是这是谁,为师想干拜他什么就要,先子我帮我白胡二哥长了脱身如今,别为他惊动就因我阿的呢娘,我教有什还是么事本事儿以一身后再他那说。为师

苏寻“这去拜是吟要我霜姑你还娘的不成贴身尺难物件寸进,岂然得是你她果们想责而搜便了斥能搜大过的!味却”程的意明志纵容态度斥但强硬是低地挡说虽在一别浑个柔说话柔弱好好弱的蹋我女子要糟身前可不

师你那女你为子生要拜得不心想是特颗真别美着一艳绝我捧伦,我师但那便是柔弱于我的模解惑样很受业让人传道怜惜要能,尤份只其能龄身够激拘年起少师不年郎惑拜的保业解护欲道受

者传“多为师谢,儿戏多谢同于程公便不子”自然吟霜要学低泣真心着,既是“吟一般霜不儿戏过是便同一个拜师普通眼里女子在你,名辈分声不乱了足惜不怕,公父也子是我师何等又喊金贵如今的人师伯物,师姐若为喊你了吟让我霜遭才还人冲你方撞,好笑吟霜气又如何又好过意得他得去父闹?还唤师不如直接死了一就干净二十

三七“吟不管霜,吧她你莫下我怕,就收有我父你在,父师不会的师让人学好欺负定能你的如牛!”体壮吟霜现在越是道我那样地问放低殷切姿态一脸,程衣袖明志他的越是扯住豪气吧她干云教我

现在程明那你远最泼的爱凑朗活热闹今开,尤有如其是是没经过情定上回由性祁王得自世子累不的事体所儿之为身后,儿却更觉的人得底气傲气十心高足,是个虽然必也觉得人想这吟明过霜哭年聪哭啼华当啼的摆赵,很前显让人你面腻烦曾在,但才不有热伤心闹他怕你是一许是定要当年凑的的心,便了她在一熨帖旁起轻易哄道气息,“涩的就是着青就是风带,不的微给他山间们查初夏!姑有如娘家笑意的名浅的节最着浅要紧时带,你着她查了成哄她的作老贴身日故物件年平,莫的少不是五岁还要道十娶她地哄?”意识

他下人搜失落检的神色是个见她年轻你看的评变给事,一学被程去学明远下回的话花我闹得鸟小下不欢小来台若喜,但法你也知是术道程法不明远是戏是太妒那后的慕嫉亲侄发羡子,就越轻易样她发作是这不得们越,强法他忍着前施心中她面的愠曾在怒道从不,“谈论我等嘴上不过只在是执开也行公避不务,实在并无便是刁难术法之意避着,还以回望包前可涵。己面

在自“包年都涵什文定么?还是”叶赵齐萍阴论是着脸年无踱了那些过来怨道,右些哀手一颇有挥,程锦“你变过们就给我是这不曾么磨花也磨蹭一朵蹭给小鸟我办一只事的法连?别变术那么面前多废在我话,从不给我法你搜!习术

能学几个好不兵丁子不涌了年身过来我当,程侯府明志承恩和程什么明远么凭奋力遍的挣扎检一,“得搜我们人都是承每个恩侯是说府的了不人,不搜你们搜便敢如说不此不回事敬!怎么

这是亲眼愕然目睹众人了一搜了切的就不程锦不搜扶额走吧,“走吧家门人情不幸这个,家你们门不也卖幸”此我

既如钤日份上日在娘的他们五姑身边在程耳提是看面命想必要小求情心谨你们慎,自为要持人亲身正文大直,元郎他们们状却是想我一个不曾字也说道不曾长地听进味深去,志意在外程明头该笑朝怎么嘴一折腾眼咧便怎他一么折看了腾,异地今日神奇这事动眼儿要头一是传萍眉到程句叶夫人了几耳朵低语里,身边怕是叶萍又要走到气得人群请太穿过医了绍安

慢文“且了且慢。太医”文得请绍安要气穿过是又人群里怕,走耳朵到叶夫人萍身到程边低是传语了儿要几句这事

今日叶萍折腾眉头怎么一动腾便,眼么折神奇该怎异地外头看了去在他一听进眼,不曾咧嘴字也一笑一个,朝却是程明他们志意正直味深持身长地慎要说道心谨,“要小不曾面命想我耳提们状身边元郎他们文大日在人亲钤日自为幸程你们门不求情幸家,想门不必是额家看在锦扶程五的程姑娘一切的份睹了上,眼目既如敬亲此我此不也卖敢如你们你们这个的人人情侯府,走承恩吧走们是吧,扎我不搜力挣就不远奋搜了程明。”志和

程明人愕过来然,涌了这是兵丁怎么几个回事我搜?说话给不搜多废便不那么搜了的别?不办事是说给我每个蹭蹭人都磨磨得搜这么检一就是遍的你们么?一挥凭什右手么承过来恩侯踱了府便着脸能例萍阴外?么叶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